長城造雪機廠歡迎您!
人工造雪設備遍布滑雪場

人工造雪設備遍布滑雪場

 

太舞滑雪場的造雪水庫

 

前幾年,經常有崇禮的鎮民把魚塘的水賣給滑雪場,一個魚塘的水可以賣幾十萬。

 

河北崇禮的萬龍滑雪場在近三年幾乎貢獻了國內10%的人工造雪機訂單,雪場的300余臺人工造雪機遍布雪場的每個角落,七彩龍區的一條雪道就配備了超過30臺造雪設備。

 

讓這些機器都能物盡其用,并不是一項輕松的工作。萬龍滑雪場造雪部經理杜戰海,從事汽修的他在03年加入萬龍后負責壓雪車等設備的運營和維護,一造就是十年多。

 

雪季的下午五點鐘,太陽西下,滑雪的客人下山休息,紅花梁重回靜謐。不過,這安靜是暫時的,造雪團隊很快就乘坐雪地摩托、壓雪車上山,開始長達15個小時的造雪工作。

萬龍滑雪場在造雪

 

在這期間,他們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寒冷的戶外,往返于每臺造雪設備之間,逐臺調試機器讓造雪效率最大化。調試完畢后,他們可以回到小屋,吃個熱面條休息一下。

 

杜戰海說,造雪沒有什么秘訣,造雪工人最需要的品質是勤奮,不同溫度造雪設備的工作效率不同,造雪工需要密切關注溫度,調試造雪模式,才能造出盡可能多的雪。

 

今年萬龍的造雪系統將升級為全自動造雪系統,設備的開關、調試工作在辦公室就可以進行,杜戰海說全自動化后,造雪團隊人數會稍稍下降,今年將會有差不多30人,其中80%是崇禮本地人。

 

萬龍本希望10月20日就具備開業條件,而且希望能一口氣開五條雪道,這對造雪工作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。

人工造雪設備遍布滑雪場
 

2016年10月末萬龍的一場大雪。這樣的大雪是雪場和雪友最期待的事情

 

有過十年的造雪經驗的杜戰海非常清楚,雪季初的造雪是聽天由命的一件事。造雪團隊的最大對手是時間和天氣。他們必須珍惜每一股寒流的到來,一旦氣溫降至零下五度,就要抓緊進行造雪作業。

 

這樣的造雪就像一場賭博,即使氣候在一段時間內達到造雪要求,但如果接下來幾天氣候狀況不理想的話,雪也很難存住。如果這樣不幸的情況發生,巨額的資金投入就會白白浪費。

 

每一股冷空氣的到來都是財富,如果雪季前能有一場天然降雪,那可以說是直接下了人民幣,造雪可以說是真正的“make it rain”了。

 

Make it rain

 

萬龍還提出了人造粉雪的口號,這需要壓雪車在一天運營結束后迅速壓好雪,將新雪均勻的鋪在雪道上。

 

人造粉雪對雪質的要求更高,含水量必須更低,雪質才能干粉,不然滑行時會感覺雪黏,體驗就會大打折扣。

 

對于城郊型滑雪場來說,越早的開業同樣意味著更多的營業收入。但是由于距離城市較近,氣溫相對更高,造雪的成本自然也越高。

 

北京南山滑雪場場地部副經理張久義是南山滑雪場的第一批員工,2001年加入南山時,他還是是巡邏隊隊員。2004年開始負責造雪工作,至今也已超過十幾年。

人工造雪設備遍布滑雪場

南山滑雪場在造雪

 

他說,造雪團隊是真正能影響開業時間的人,但是否能造雪則還是只能看氣溫。

 

在雪季即將到來前,造雪團隊不眠不休的盯著溫度計。當氣溫一旦達到造雪標準馬上啟動造雪。在雪季初和雪季末,一般要等到夜里三點才能開始造雪,在溫度上升前造雪的時間非常緊張。

 

南山滑雪場是積極造雪的典范,在雪季末,其他京郊滑雪場已經關門,南山還堅持補新雪。

 

張久義說那怕造出兩公分的新雪,第二天的滑行體驗和視覺體驗都大有不同不過雪季末溫度也不穩定,有時候甚至守著溫度計,干等一夜也不能達到造雪的溫度。

 

萬達寶馬娛雪樂園

 

同樣是造雪,室內與室外就大有不同。哈爾濱萬達室內滑雪場的造雪與制冷工作由同一個團隊運營管理,運營總監曲春濤在北京喬波創立之初就開始負責造雪工作,有豐富的室內造雪經驗。

 

與室外造雪不同,室內造雪可以主動控制環境溫度,造雪相對于室外雪場來說比較主動。

 

但在封閉的環境里,人工造雪機運行本身會產生熱量,水變成雪的瞬間也會釋放出大量的熱量,會讓環境內的溫度快速上升,所以造雪也是一件耗時耗力的工作。

 

曲春濤說,萬達室內滑雪場的造雪與制冷運營團隊有近20人,50臺造雪設備分別裝在三條不同的天花板下,造雪工人巡查其中一條400米長的造雪系統時,需要走兩個小時。

 

從技術角度來看,造雪并沒有太高的門檻,也不需要所謂的匠人精神。造雪本質上是一個投入與產出的數學計算游戲,在市場壓力下,雪場去尋找那個微妙的造雪收支平衡點,提供給在雪道上嬉戲的滑雪愛好者迫切追求的好雪質。

下一篇:沒有了

熱門資訊

在線客服 :服務熱線:15645335007 電子郵箱: 2222015015@qq.com

公司地址:黑龍江省牡丹江陽明區大慶路

Copyright ? 長城造雪機廠www.vlaqm.com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
在线看片